烂骨(高一淡圈)

感谢观看!

主全职/文野/漫威

【费佳乙女】约会

@半盏卿酒 小可爱我我我好像写跑题了……(可怜巴巴)你要不满意的话我可以重写哒!
本来写的好好的突然大脑短路最后一段丧心病狂……我,错惹(๑• . •๑)
写完最后一句突然大脑里自动循环播放xx传奇的《自由飞翔》
我可能真的有毒……
以下例句
初中生文笔,不喜勿喷。
感谢各位太太的支持❤

  “呐,前天可是情人节呢。”
  “那又如何?小姐于我,喜欢的是这些浮面之事吗?”他笑的风轻云淡,任风捻起他额前的一绺碎发,完整的露出他那双不念世间悲苦的十分好看的眼睛。
  你看着他的眼睛,不由得失了神,当你看到面前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嘴角微微扬起时,你才反应过来你说了什么:
  “我说费佳,我们约会吧。”
  
  
  当你和他走在横滨的街道上时,你才感到莫大的紧张。你不敢想象走在你前面的这个宛如神祇的男人是怎么答应你那看起来很荒唐的请求。
  “小姐?”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你,嘴角的弧度若隐若现。“怎,怎么了?”你有些慌乱,不知道哪里做错了。他见状,装作一副很苦恼的样子,微微叹了口气,又勾起一抹笑向你走来。在走到你身边时,自然而然的牵起你那因紧张而有些湿的手。比常温略高的温度传递到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微凉的手中。像是了解了你的想法一般,他轻笑一声:“小姐不用紧张。”你有些脸红,不敢看他那双似笑非笑的撩人眼眸。
  “我,我会努力的!”你十分羞涩的对陀思妥耶夫斯基说道。他握着你的手,用另一只手轻轻揉了揉你的头,笑得温柔:“嗯,我会一直相信小姐的。”
  
  
  看着他在一个普通的日子和你在街上闲逛,你的确受宠若惊。
  即使你和他已经确立了关系,但你对他仍有很大的畏惧,不敢多加放肆。哪怕他对你无尽宠溺,你也只是仅仅对他表示感谢,从来没有更进一步。
  望着他对路边的一个抓娃娃机来了兴趣,看他摸着下巴对着一堆娃娃沉思,你不禁轻笑出声。
  “小姐喜欢哪一个?”他突然开口问你。“什么?”未跟得上他的思路的你疑惑的问。他转向你,指着一堆娃娃,面色认真的问:“小姐喜欢哪一个?”
  原来费佳喜欢抓娃娃吗?被他无比可爱的爱好所萌到,你有些不好意思的随便选了一个:“就那个白色帽子的吧。”
  他扭头,看清娃娃后笑得高深莫测,低喃道:“这个吗?”看他笑的不对劲,你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竟然是一个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外形差不多的玩偶!你的脸上立刻染上绯红:“我……”他瀚如烟海的眸子泛起点点柔情,完美的微笑多了一丝放松。
  “既然小姐喜欢,那我可要努力不要让小姐失望啊。”他扬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逆着阳光,他的轮廓变得模糊,只依稀瞧见那如蝶般灵动的眼弥漫着不可名状的温柔。
  这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独给你的温柔。
  但让你没有想到的是,他真的对抓娃娃这件事不在行。有好几次明明已经抓到了却像故意的一样掉了下去。看着他抿唇不语的样子,你也有些着急。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你走上前,握住他因贫血而低温的手,声音虽有些颤抖却仍坚持的说出来:“费佳,我们……一起玩吧?”他微微一愣,精致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迷茫。他眨眨眼,反问你:“小姐是在说我技术不精?”这句话又把你给惊住了,手一下子僵住了:“不,我……”急于要解释的你猛的抬眼看见他眼里满满的戏谑,还有嘴角独留给你的温柔,不知怎的,心也一下子放松起来,也学他扬起一抹明媚的笑容:“我们一起玩哦!”
  “遵命,我的可爱小姐。”他嘴角的弧度加深了许多,眼里是要溢出的柔情。他反手将你的手握在他的手里,把你拥在他的怀里,低头在你耳边轻语:“其实……我的技术还是很不错的。”
  听到这句话不知道该往哪个方面想的你羞红了脸,结结巴巴的回答:“所,所以,刚才的抓娃……”“小姐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他的笑多了一丝无赖的味道,埋下头在你颈间轻蹭。发丝在你脸上绕的你脸上丝丝发痒,你小心翼翼的张嘴:“费,费佳……”
  他抬头,眼神多了一分迷离,暮色的眼眸映的满满都是你。
  “小姐不必怕我。在这个罪恶的世界上,小姐是我唯一的救赎。换个说法的话,小姐是坠入地狱的天使,所以由身为恶魔的我来替小姐剪断你的翅膀,让你在我的世界里……”
  “自由地飞翔。”

评论(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