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骨(高一淡圈)

感谢观看!

主全职/文野/漫威

【修篁生贺8h/24h】我所仅有的只是相片

修篁太太,破壳日快乐!!! @修篁 

这个小时是我来给您送温暖的(〃'▽'〃)

小小贺文,不成敬意,垃圾文笔,请多包涵❤(您之前那篇我给您说要摘抄的我搬运到这了❥(ゝω・✿ฺ))

因为快中考了,所以这个是定时,很遗憾不能花更多的时间来好好琢磨您的句子,十分冒昧的用上了,您别生气(〃ノωノ)

因为太宰先生是真的不太能把握,我一般都不敢写……但 @大约是铜 问我的时候,我还是答应了,毕竟是太太的生日嘛~很重要的(⌒_⌒;)所以这次为了避免ooc严重,我写了一篇非典型乙女……我真的已经尽力了,您别生气(。>∀<。)

还有要感谢铜,谢谢她的用心,让我们能有机会庆祝修篁太太生日快乐!

  He is a delusion in my heart.

  他是我心中的妄想。

  

  

  始

  我从未见过那个男人。

  只在一张破损的相片上瞻睹过他的容貌。

  他穿着一身衬得他身形修长的驼色风衣,在一个陈旧的书架旁握着一本书。俊秀的面孔朝着镜头,笑得温和无害。

  在从袖口微微漏出的手腕上,苍白刺眼的绷带裹住了原本纤细的模样。

  他因书架的原因而被灰色暗淡的光影遮住了一半的脸。密密的睫毛像一把小刷子,在眼睑上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但这并不妨碍我爱上他那双仿佛晕染上一片湖蓝色的星空般的眸子。

  以及他眼里令人着迷的疏离。

  ————那是对【人间】的恐惧。

  该怎么说呢?

  「上天赐予了他最甜美的骨血,却丢他在一个吃人的世间。」

  有些费力地从齿间念出那个男人的姓氏:

  太宰。

  “D……Dazai ……”

  在念出他的名字时突然感到有丝丝难以启齿,从心底飞快的窜出那种名为‘羞耻’的情感,好似触电一般的微微酥麻的感觉,继而蔓延至全身。感觉从自己的嘴里吐出他的名字,具有如此令人着迷的躯体的名字,就好像自己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扯开一抹狞笑,无比狂妄的在羞辱他一样。

  毕竟,「我期盼着能同他在一起,却不知在他眼里,我亦是恶魔。」

  可人性使然的贪婪私欲,让我又不得不念下去。怀着可以将他吞噬入腹的爱意,我的唇一张一合:

  “O-sa-mu?”

  Dazai Osamu

  Dazai Osamu

  Osamu

  像在神圣的教堂里吟诵忏悔诗一样庄重,又似朗诵莎翁的《十四行诗》一样甜蜜,念出他名字时舌尖的转动,好像轻轻舔过那甜美的蜜糖一般,仿佛唇齿间都缠绵着他独特的气息,让我沉溺在此。

  太宰先生,我也是【人间】呢。

  

  

  初

  对于太宰先生,我从未了解过他。

  丝毫不清楚一头温和棕发的他脑子里究竟藏了多少绝望的想法。

  但我就是因此才被他吸引,不能自拔。

  我渴望被他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捻起我的一绺头发。

  我渴望在他瘦削的臂膀上安放我那并不似他一样尖瘦的下巴。

  我渴望用我的手臂挽住他窄细的腰身。

  我渴望在他挑起的嘴角印下我的吻痕。

  我渴望褪去他用来隐藏真实伤痛的绷带。

  我渴望他会停住流转的多情目光。

  我渴望他会用他淡褐色的薄唇开合,来读出我的名字。他会扬起一抹似春冰初融的笑意,望着执着于他的我。

  我希望他会注视着我,然后说……

  修篁。

  这是他的声音。

  我可以听见。

  

  

  末

  他的时间从未停止,我的故事亦在继续。

  「我不适合爱您,却不得不爱您。」

  He is a delusion in my heart.

  而我仅有的也只是相片。

评论(1)

热度(29)